天盛長歌分集劇情介紹(1-56集)大結局

當前位置:首頁 > 分集劇情 >

天盛長歌第1集劇情介紹

  奸臣當道寧喬被殺寧弈被囚 十八年后寧奕釋放立志復仇

  大成王朝末年,哀帝長孫明德昏庸,近佞臣遠君子,致民不聊生,哀鴻遍野,各地州府義旗頻舉。閔海候寧世征為救黎明于水火,在閔海將軍常遠等人的擁戴下歷經數年,最終推翻大成統治,建立天盛王朝,大成王朝就此湮滅。而后不久,天盛帝派遣長子寧川及六子寧奕追剿大成暗衛血浮屠殘部及襁褓中的哀帝九子。

  那一夜,幼年的寧奕正與懷抱哀帝九子的顧衡交涉,以父皇親賜他的玉佩為信物想保那個孩子一命,當顧衡正在猶豫時,青年的大皇子寧川卻不顧寧奕安危,突然下令剿殺,顧衡一怒之下將懷抱中的嬰兒扔下了懸崖,并用火藥炸傷了寧奕,緊接著他也跳了崖。

  那一夜究竟發生了什么,無人知曉,但寧川憑借射殺哀帝九子之功位居天盛太子之位,而寧奕的母親卻慘遭殺害。

  十八年后,宗正寺里,寧奕在惡夢中驚醒,他早已知道,十八年前的一夜,注定了大皇子寧川與他,一個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而另一個則是宗正寺的階下囚。

  天盛十八年,燕國瘟疫,臨近州縣閔海州閔國公下令封鎖關隘,許出不許進,疫情蔓延至帝京附近。天盛帝寧世征下令即日起增設午朝尋求解決之法。他詢問西城修平坊嚴控疫情的經驗,大臣姚英進言修平坊是楚王寧奕出資,他著人籌建了悲田病坊及時隔離病疫,而且采用了大量焚熏艾草防止疫情慢延的辦法控制住了疫情。天盛帝不解寧奕錢財的來源,姚英匯報,楚王自從進了宗正寺,一直研習蜀錦織造,這次他是將多年織造的蜀錦全部捐出籌建的病坊。雖然大臣們對此嗤之一鼻,但天盛帝下令以大赦之法平息災亂,將寧奕放出宗正寺。

  太子寧川萬沒想到寧奕會被赦兔,他如臨大敵,密召二皇子寧昇、五皇寧研到趙王府商議對策。寧昇和寧研認為寧奕如今就是個繡工不足為患,而且他自十八歲進了宗正寺就與朝堂斷了聯系,無權無勢,滿朝文武見過他的也沒有幾個,太子現在如日中天,還有閔國公常海的支持,而寧奕母后早亡,連唯一能保他的老三都不在了。一說到三弟,在座眾人胸色劇變,在常海的暗示下,太子留下五弟寧研商討督辦修渠之事,他要求寧研要審時度勢,這次要把戶部下撥的所有錢兩都用到修渠上,常海特意提醒寧研,太子這么做是為了他,當年楚王獲罪入主宗正寺,趙王寧研當是首功,所以今夜最難以入眠的應該是他。

天盛長歌劇照

天盛長歌劇照

  楚王寧奕被釋放當夜,他喝得酩酊大醉去面圣,感謝父皇放自己出來,他自知醉酒失態,稱明日再面圣叩謝。寧奕退下后,天盛帝告訴太監趙淵,這預示著,暴風雨將要來臨。

  次日,承明殿上,大臣葛鴻英啟奏,他在永泰坊調查善款使用時屢遭百姓攔路高呼皇恩浩蕩,原來細查后得知是趙王督辦修渠時,看到南城百姓受疫情所苦,向百姓們發放了糧食和草藥,葛鴻英稱贊趙王是眾臣的表率,趙王寧研自謙道這是太子殿下帶領眾臣的功勞,大臣們紛紛附和為太子高唱贊歌。天盛帝此時卻問寧奕為何不上朝,當他得知寧奕正在殿外跪守,立即宣楚王寧奕瑾見。

  寧奕面圣后,卻一言不發,淚流滿面,天盛帝突然厲聲說承明殿上能站者的人均是天下文武英才,能說的話均是關乎江山社稷百姓安危,而不是一唱一和的歌功頌德,妄言者論罪當誅。他強調寧奕已赦無罪,從今以后不得以罪臣自居,并稱他此次捐錦賑災有功,要賞什么可提出來。寧奕卻只為天盛帝要宗正寺的獄卒霍老三,稱霍老三織得一手好蜀錦當獄卒太可惜,大臣們聞之哄堂大笑,天盛帝卻稱贊楚王有功不邀賞,欲安排他去青溟書院,跟隨辛子硯為他選拔能才。常海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稱寧奕剛復出宗正寺對吏制一無所知此舉不妥,其他大臣紛紛附議,齊呼請皇上收回成命。天盛帝征求辛子硯意見,辛子硯稱八年前楚王曾不顧宵禁之令搞自離京,后又以京郊虎威營指揮使袁沖私會,后又欲帶兵回京意圖不明,這種不忠不孝的人他青溟書院是斷不能容的,寧奕聽后痛哭流涕稱他的下半生只想織蜀錦,跪求父皇成全。

  下朝后,皇上對太監趙淵說八年大牢也不會磨軟寧奕的性子,他就是一根釘子放在哪里都能扎出血來,他只怕放不好會扎了自己的手。趙淵提醒皇上萬一扎得狠了有人要連根拔了這根釘子,天盛帝心知肚明,如今常海仗著自己是太子的舅舅,無法無天,他已想好用秋家來護寧奕周全。現在秋尚奇一直為常海效力是因為他缺一個皇子,現在他就送秋家一個。

  天盛帝很快下旨,將秋尚奇之女秋玉落賜婚于楚王,擇日大婚。

  辛子硯借陪夫人大花到織布莊做衣服的時機,與寧奕秘密會面。寧奕告訴他,這婚結不得。

  秋府里,秋尚奇也在發愁這件事,他告訴夫人,皇上這是逼著秋家反常家,當年楚王進宗正寺的事和三皇子的死因他雖然不清楚但也能揣摩出一二來,而楚王就是當年常家斬草沒有除的那個根。如果秋家和楚王聯姻必須為常家所不容,而常家在宮中根深蒂固,皇上給自己一個剛出囚牢的皇子來扳倒用太子做靠山的常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寧奕已猜到秋尚奇的態度。辛子硯告訴了寧奕,太子和常氏在他回宮第一日密談的事,并提起了他和寧奕初見之時就是和三皇子寧喬決別之日,那時寧喬將寧奕托付給他,八年來,他于太子虛與委蛇,布下了如此棋局,不單為了替寧喬報仇洗刷他的冤屈,更是為了完成他的囑托,輔佐寧奕成為一代明君。寧奕凄然苦笑,稱八年前,本朝最該成為明君的人正是他那沈冤不得雪的三哥寧喬,他一生仁義,視百姓如子民,卻落得個謀逆的污名,生生賠上了性命,而誣陷他的人卻依然高高在上,做著蠅營狗茍的勾當。如果這天下,不能掃清這蛀蟲,談何明君,又何來明君。寧奕自責八年前沒有為三哥帶回來那一線生機,如今也沒能還他一個清白為他報仇。辛子硯告訴他,表面看來,現在太子,二皇子五皇子結盟,而實際上他們哪個都不肯真正俯低做小,只是認為自己機會還沒來而已,如今皇上把寧奕放出了宗正寺尤其是他朝堂上一番言語,會讓他們覺得太子之位已經動搖了,而這對他們來說是絕好的機會。辛子硯明白皇上是借辛奕敲打常氏和太子,但他擔心寧奕現在無權無勢那些人會聯起手來加害他,所以他認為現在皇上賜寧奕與秋家成婚,不失為一個周全之計,建議寧奕不如順手推舟,領旨謝恩。

  另一邊,秋尚奇夫人告訴他,她讓宣旨的內官帶走了鳳知微的庚貼是。

  鳳知微是秋月纓的女兒,秋月纓讓女兒在宗夫子的私塾已經讀書五年了,而今女兒已經十八歲了,她不想再讓鳳知微再往外跑怕會壞了她的名聲。母女倆正在說著話,秋府的五姨娘突然進門笑個不停,并帶來了很多金銀首飾,說夫人有請她們二位。

  秋夫人想讓鳳知微代替秋玉落嫁給楚王寧奕,秋月纓沒有明確表態,稱要回去考慮一下。回房間后,鳳知微建議母親不如帶著鳳浩溜之大吉,因為她不想做這件事。秋月纓稱這步棋走得確實有些驚險,但她深知有些時候只有兵行險招才能破了這僵死的棋局。鳳知微希望母親能將心事對自己和盤托出,她知道母親辛苦培養她十八年,絕不僅僅是為了讓她嫁給豪門富戶,如果這樣她就沒必要讓宗夫子教自己識文斷字遍知天下事,而如今她已有了這樣的見識,便也不想一入侯門深似海了。這時鳳皓推門而入,眼饞地對珠寶嘖嘖稱贊,鳳知微沒好氣地說這是她的賣身錢。

  秋尚奇將常海請至府中,并請來京城蘭香院的珠茵姑娘為常海撫琴說笑話助興,席間,秋尚奇表態此后唯愿追隨常海。

  秋府后花園里,五姨娘挖苦珠茵是煙花女子竟想登堂入室,珠茵毫不示弱反諷她是小妾,五姨娘惱羞成怒將珠茵打倒在地,這時鳳知微路過,她以王妃的身份為珠茵打抱不平,二人一見如故,鳳知微毫不嫌棄珠茵的出身,欲于她結拜金蘭。

  金羽衛衙門府,一大清早就有一個人被吊死在大門口,顧衍聽了驗尸官的匯報后看出那是血浮屠的手戟,他知道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他回憶起了十八年前,青年大皇子寧川向陛下回稟他帶回了原血浮屠叛臣顧衍,他是顧衡的同胞手足,他可以證明那嬰孩確實是大成九皇子,天盛帝贊賞顧衍棄暗投明,詢問他該如何處置血浮屠首領及大成余孽的尸身,顧衍稱此時正是彰顯皇上仁心之際,天盛帝饒過了他的妻小,并令他規勸血浮屠殘部棄暗投明。想到這里,顧衍傳令下去,全體金羽衛一級戒備,嚴禁單獨行動,這時驗尸官從死尸嘴里掏出了一張字條,上寫:背叛血浮屠者必誅。

  辛子硯告訴辛奕,手戟是他的師父天機子當年為大成哀帝所造,他順便多造了兩把,他們要借血浮屠造勢就要做得逼真一些,所以他請人帶著手戟幫他順勢補了兩把,辛子硯分析做局之人如此大費周章是為了讓血浮屠重現于世,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太子之位,寧奕告訴辛子硯,他已經想到計策了。  

本文系劇情吧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喜歡看“天盛長歌劇情”的人也喜歡:
天盛長歌電視劇相關資訊
最新劇情排行榜
即將播出電視劇劇情
最新電視劇劇情
qq飞车官网活动